男女牲交过程视频播放

首頁 生產經營企業管理
中東地區項目所面臨的風險和規避對策
發布時間:2017/8/7  瀏覽次數:1445 次  來源:海外事業部  作者:朱榮輝

近年來隨著海外項目市場的不斷拓展,中資建筑類企業在中東的經營情況,目前都面臨著大面積經營結果不善,特別是負責實體施工的分包企業虧損項目所占比例較大,有些地區的項目甚至是全軍覆沒。現從中東地區項目不同于其他地區項目的特點分析存在的風險以及如何規避此類風險。

一、中東地區項目存在的風險

中資企業在中東地區施工的項目大都面臨效益低下甚至大面積虧損的境況,有的項目甚至虧損百分之五十之多。本人作為二局海外事業部的一名員工,目前在二局卡塔爾供水管線項目工作。站在個人的角度結合目前所在項目的情況來看待這個問題,覺得產生這個結果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自然條件惡劣

以卡塔爾為例,每年3月到5月期間氣溫基本在37度左右,5月到10月期間氣溫基本接近50度,10月至次年3月期間氣溫能夠降低一些,但最高氣溫也在28度至37度之間。另外,由于卡塔爾工地所在地大都是戈壁灘,地面沙土屬鹽堿性,氣候潮濕,對施工機械設備損耗極大。在這樣的環境下人力勞動效率也很低,導致直接、間接成本增大,給項目的施工組織帶來很大困難。同時也給施工隊伍的穩定造成影響。另外當地勞工均來自周邊鄰國,勞工簽證管理嚴格,引進勞工周期較長,不少工人到達工地后很難適應當地惡劣的自然環境,管理隊伍和勞務隊伍總處于流動狀態,這給項目的實施造成了較大的困難。

(二)中東項目業主監理“高標準、高要求”

大家普遍認為中東項目業主監理要求標準高,但在實際工作過程中,我們發現所謂的業主建立要求標準高,并不是業主通過合同規定了一個高標準的要求紅線。在卡塔爾業主執行的并非FADIC條款,而是在FADIC基礎上對其中業主不利的條款進行了修改。保留了合同規定高標準的同時,在具體施工過程中,監理工程師有權提高該標準或者要求增加額外的工作量。而且合同中規定不明確的項目,監理都是參照最高標準最為底線要求項目執行。標準高往往不可怕,可怕的是把高標準當成最低標準,并且對該標準經常性向上浮動的區執行,且沒有上限,在項目的日常施工中此類情況屢見不鮮。

(三)項目工期拖延嚴重

中東地區的項目幾乎沒有不延期的,這是大家普遍對中東項目的認識之一。與業主簽訂的合同卻明確了對于合理的工程延期申請,業主只批復工期,沒有任何費用補償。以卡塔爾管線項目為例,項目原工期一年八個月,截止目前項目申請并取得批復得工期為三年三個月。然而在全線共七個標段、五家承包商中,我們項目負責的標段施工進度一直處于全線第一名。只能說明全線七個標段都面臨延期,有的甚至面臨工期超期罰款。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能說明項目延期僅僅是施工方的組織不力等原因所致。在中東地區項目工期延期屬于普遍現象。

(四)工程款支付拖延

卡塔爾主要依靠天然氣、石油資源的出口而取得經濟收入,這樣其國家支付工程款的能力受到國際市場大環境的影響就很大,如果以上資源的國際市場價格下滑較大,其對工程進度款的資金支付也會相應受到影響。無論是何種原因,進度款不能按時到位就會使施工企業進退兩難:如果繼續施工,施工企業就要自己墊付工程款,增加企業的施工成本,增加了施工項目的風險程度。如本人所在項目為例:卡塔爾管線項目在2015年國際原油價格下降的影響下,卡塔爾財政部在9月前就出現當年財政赤字,難以支付后續工程款,直至來年3月份才開始支付工程款。項目不得已處于半停工狀態,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最后項目不得不通過窗口單位取得臨時借款,但同時也要承擔不少財務費用。

(五)合作雙方權責關系不明晰

目前在海外的施工項目基本都是集團大部分局級單位與集團內部窗口單位合作,分包施工的單位負責具體施工,窗口單位負責開發管理工作。畢竟雙方都是獨立的法人實體,相互的立場角度也都不同,涉及到利益爭議時甚至是對立面的。在具體項目實施合作過程中,施工方往往處于弱勢地位,承擔的責任與風險往往大于權利與收益。

二、如何規避該類風險

(一)由于中東區域不像國內施工隊伍發展非常成熟,除了特殊作業或者必須由專業分包公司才能完成的分項項目,其余常規項目工作應由施工單位自主組織施工完成。由于當地勞動效率低下,管理方面稍有不慎,就會導致成本大額增加。如果實行大面積分包施工的模式,不少分包單位規模很小,管理也跟不上,人員管理水平也是參差不齊,一旦發生糾紛會導致項目成本壓力劇增,且存在合同糾紛風險。

(二)卡塔爾百分之九十人口為外來人口,當地對外來務工人員管理較為嚴格,項目需要引進鄰國譬如尼泊爾、孟加拉等國的勞工需要周期較長。同時外籍勞工引進以后面臨一定比例的淘汰、工作時間確定、基本工資標準高低、帶薪休假待遇等等問題。對于海外項目所在地,我們屬于外來者,剛剛進入的時候往往對該國的相關法律法規一無所知,一旦發生類似糾紛,將會給項目帶來不僅是財力物力方面的耗費,也會對項目正常生產施工造成影響。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把工作重點放在提前預防上面,項目要提前了解學習當地勞工法,根據勞工法的條款,提前做好出現勞工糾紛的風險。

(三)中東地區大多數物資設備都需要從國外進口,設備、物資的價格相比國內要高出許多,不少設備租賃市場處于賣方市場。特別是一些非常規的機械設備租金價格是國內的好幾倍。在這種情況下應充分調動項目技術人員在施工過程中發揮積極能動性,鼓勵通過改變施工方案、自主創新改造施工設備的方式來降低項目的直接施工成本。在這一方面本人所在的卡塔爾供水管線項目就通過鼓勵大家創新改造了長臂挖機、管道包裹機等非常規機械設備,其中自制包裹機的成本僅僅不到購買包裹機價格的二十分之一,為項目節約了不少成本。

(四)中東地區國家大都屬于君主專制政體國家,在這樣的國家往往一個皇室家族的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一個項目的成敗。而且大都實行保人制度,也就是外資企業來本國投資,必須找一名本國公民作為保人。通過與我們鄰近的標段的交流,我們發現一個合格的公司保人對公司在當地經營發展的作用是不可忽視的。項目在施工過程中往往需要與各個方面的部門、人員打交道,其中不乏一些為了私利故意設卡阻撓正常程序的事情。施工單位應與窗口單位緊密協作,加強與當地業主的溝通協調工作。窗口單位本在這方面就處于優勢地位,更應加強對這方面的溝通協調。如果能夠取得有能力的保人或者業主的支持,將會大大降低項目在施工過程中碰到的種種困難。

(五)項目在前期投標階段負責施工的企業,應適當考慮增加項目延期費用。根據實際情況來看,一般因延期導致項目增加的各種費用都是有負責施工的企業承擔,對于本來期望利潤就很少的施工分包企業就更是雪上加霜。由于中東地區的項目,業主處于強勢地位,霸王合同條款較多,即使是業主原因導致的項目延期,業主業也只是批復工期延長,不對項目進行超期罰款。中東的業主執行非FADIC合同條款。合同條款十分苛刻。如卡塔爾項目很多技術規范中沒有明確的技術指標,僅注明按照監理工程師的指示執行,而監理工程師為維護業主利益在實施中往往提出最高標準要求或超標準要求,給項目實施造成困難和成本壓力,再如卡塔爾供水項目一般合同條款1219條規定:即使有任與本合同不符的情況,業主都不承擔任何由于延期支付所產生的利息。這條基本規定業主在任何時候支付,任何條件下支付都沒有過錯和成本。現實是業主經常遲付款數月,給項目的資金使用造成很大困難,影響項目實施。再如合同的第1416款規定:由于變更或其他原因引起工期的延長,承包人都不能申請任何額外費用。而中東項目延期是經常存在的,也意味著由于業主的原因導致工期延長而我們要承擔延期期間的管理費用,從實際經營情況來看幾乎沒有不延期的項目。

(六)為了均衡合作雙方利益,促進集團在該地區的市場持續性發展,作為獨立的法人主體在集團內部不同企業之間合作經營項目的過程中,應明確雙方權利義務。應結合中東地區項目特點,充分考慮雙方將要面對的責任和風險,按照收益與風險對等的原則進行合同簽訂,在實際的合作過程中,也應該嚴格按照簽訂的合同執行,避免出現因立場不同而出現的工作過程中相互掣肘。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英語思維方式的內化引領企業國際化發展未來
[下一篇]:信息化手段助力海外項目設備管理